• <menu id="soumu"></menu>
  • <nav id="soumu"><code id="soumu"></code></nav>
  • 張磊:在喧囂的市場中,擺一張書桌

    高瓴資本  張磊

    發布時間:2021-04-25

    人的一生,可以選擇很多種生活方式。中國古代傳統思想講求“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在我看來,如果窮、達之間仍然可以創造價值的話,一定更有意義。與成功相比,不斷成長的歷程更令人難忘。人們在社會中接受歷練、選擇挑戰、不斷摸索,就像科學家在自然科學領域探索一樣,發現價值和創造價值都意義非凡。

    我愿做古典傳統的延續者和中國哲學的踐行者,做價值投資理念的探索者,做充滿現代主義理想的創新者,做堅持樂觀主義的投資人,但最想做的,是一個有激情、為他人提供幫助、溫暖而善良的人。

    我時常對一些根本性問題進行反思,比如在現代經濟社會中,資本究竟應該扮演怎樣的社會力量?進入21世紀,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反思資本的屬性,在人、社會、自然和資本之間,應該做出怎樣的平衡?如果說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式的“金融資本主義”定義了長久以來的商業價值觀,即企業有且只有一個社會責任——利用其資源從事旨在(為股東)提高利潤的活動,那么我們是否應該用更長遠的視角思考究竟是否存在更好的商業范式,以通過保持恰當的利潤水平,實現更長期、更持續、更健康的社會發展呢?

    對資本力量的反思能夠幫助我們不被資本所控制。資本最重要的功能之一是通過資本配置對社會上的資產進行定價,而一旦這個定價發生扭曲,許多經濟問題會隨之產生。如果通過投資實現的資本配置不能促進人、社會和自然的和諧發展,而是將社會推入一種荒蠻、冷漠、充滿浪費的旋渦,人們無法獲得伴隨經濟發展而應得的權利,企業失去了賴以生存的社會環境,那這樣的資本有何意義呢?假如真如德國哲學家馬克斯·韋伯(Max Weber)所說,現代社會的工具理性隨著現代化、官僚化的過程,變得超過了價值理性,那么我們是否真的會被器物和財富所奴役?

    在中國特有的歷史、社會和經濟環境下發展的價值投資,繼承了西方現代金融投資的基礎理論,又融合了許多東方哲學思考的文化內涵。真正的價值投資應該摒棄通過精確計算的功利方法來實現所謂成功的方式。無論處于怎樣的金融周期、經濟有沒有泡沫,價值投資者都應該依靠企業的內生增長獲得投資收益,不能依靠風險偏好或者估值倍增。提供解決方案的資本,應該從資本型的投資轉向運營型的賦能。

    真正的良善資本,應當考慮短期和長期、局部和整體、個別和一般、隨機和規律的關系,用更加理性的視角思考整體價值,專注于普惠意義的創新。在所有的價值維度中,不僅僅存在金融資本(股東利益),還存在人力資本勞動者利益)、社會資本(社會公眾利益)和自然資本(自然生態資源)等多種角度的考量。一條可行的新法則,應該致力于整體的繁榮發展,不應該以犧牲一些人而有利于他人作為結果,不能是零和游戲。

    最好的資本配置,應該是堅持長期主義,為有利于社會普遍利益的創新承擔風險,以實現社會福祉的整體進步。

    在我看來,人生不僅要受到世俗規則的規范,這稱作倫理約束,更要向自己的內心反問:什么是最應當遵循的道德準則?就像許多哲學家提出人類對自然不僅要以科學的態度探索其奧秘、性質以及定律,還要秉持道德準則來解構人與外界的關系一樣,人們在用第一性原理探究世界、理解科技進步和商業演進的同時,更為關鍵的是要理解人文精神,這是理解歷史、現在和未來的基礎能力。

    在這個存在許多困惑、焦慮和不確定性的年代,難道人們不應該多加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價值理性,從而在精神的溫暖、情感的熾熱中回到尊嚴和良知茂盛的時代,并重新充滿勇氣和希望嗎?在主張樂觀主義的年代,我們相信真理、科學,相信人文、正義。我們要做經得起時間檢驗的事,有些企業堅決不投,有些錢堅決不賺,這是內心的戒律,也是最高的受托人責任?;貧w人文關懷,是我們在價值投資實踐中所必須遵循的最高準則。

    我也常常思考個人與時代的關系。與原始社會的幸存者往往依賴于強健的體魄,封建社會的佼佼者往往仰仗家世、血緣,偶爾才有人通過努力考取功名不同,生于現代社會的我們遇到了最好的時代,可以通過接受教育、學習知識和探索創新改變自己的命運。我是教育改變命運的典型。河南的人口基數大,人們努力追求更美好的生活,這恰恰是中國的一個縮影。

    在這個縮影中,我通過接受良好的教育考入好的大學,在國內好的企業工作,又去美國留學實踐,進而選擇投資事業。正因如此,感恩是我永遠的心靈歸宿。有很多人比我們聰明、勤奮,只是他們生活中沒有這樣或那樣的機遇,或者現實容不得他們誤打誤撞。所以,任何處境下都不能高己卑人。有的時候,遭受過苦難,才能理解別人的難處。蘇格拉底說過,未經審視的人生不值得過。

    我意識到,許多偉大創業者通過更有效率的組織模式為社會創造好的產品和服務、好的生活體驗,而好的商業本身就是治愈世界的力量。與此同時,社會當中仍然有許多問題無法通過商業力量來彌合。這個時候,公益作為另外一種力量,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幫助政府和社會解決應該得到解決的問題。正如陶淵明所寫,“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

    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價值投資完全可以既做商業投資,又在更廣闊的領域承擔起責任,在教育、科學、扶貧等方面做捐贈,支持、贊助社會企業,創造更多更重要的價值。

    思考至此,我清晰地發現,在長期主義的范疇中,做公益和做價值投資殊途同歸。任何財富都是時代所賜,因此要善用這些財富,其中的關鍵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保持內心的平衡與平靜,打通“任督二脈”,最終重劍無鋒。我們所做的投資,不見得是賺錢最快的方式,也不見得是賺錢最多的路徑,但這是讓我們獲得心靈寧靜的道路。獲得心靈寧靜以后,奇跡就會因此而生,我們就能不斷創造價值,回饋社會。這不僅是為了實現個人的初心,也是在開啟知識與財富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的開端。

    所以,這里所寫的,源于我對多年實踐的思考。這些難忘的經歷,是這個時代和我遇到的每一個人共同賦予我的恩賜。我想把這本書獻給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妻子與我的孩子們,與他們一起滑雪、沖浪,不斷學習和成長,他們的支持和陪伴讓我永遠充滿勇氣。我也特別感激和我一起與高瓴不斷成長的Michael,Tracy、Luke和許多同事們,他們每個人都是我最真摯的朋友。我要特別感謝在百忙之中為本書撰寫推薦語的良師益友們,每次的攀談討論都令我獲益匪淺。

    最后,希望將來孩子們讀到這本書的時候,能夠明白我們為什么選擇長期主義之路,為什么永遠探求真理,為什么長期支持教育、人才和科學,為什么堅持不斷創造價值。

    “尚未佩妥劍,轉眼便江湖。愿歷盡千帆,歸來仍少年?!睆氖峦顿Y多年以后,我越發覺得大道至簡,無論是面對創業者、消費者還是出資人,我所堅持的都從未改變:追求真理,追求價值創造。天地不言,四時行焉;時光不語,真心明鑒。古人說;“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strong style="box-sizing:border-box;">我們希望在長期主義的實踐歷程中,尋萬物流轉,覓進退有章,做時間的朋友,回歸內心的從容。

    歌德說:一切經驗的精華盡在書中。2020年,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推出了他的首部著作《價值》。這本寫作歷時5年的作品,是張磊和高瓴過去所有投資經驗的沉淀。某種意義上,如果你對高瓴好奇,那么閱讀《價值》,一定會發現藏在那些外顯的數字與業績背后我們的邏輯與價值觀。

    东京亚洲欧美中文字幕迅雷下载 欧美视频唯美丝袜无码中文字幕 欧美视频亚洲风情中文字幕 亚洲日本韩国欧美中文字幕 亚洲国产老司机中文字幕欧美 欧美中文字幕在线视频亚洲 欧美亚洲日韩系列中文字幕 自拍欧美中文字幕搜索 中文字幕亚洲欧美手机播放